钟点工、月嫂、住家保姆……随着人们生活观念的改变,家政服务需求越来越多,家政公司也越来越庞大。来自宁波市市场监督局的数据,截至3月底,全市登记注册的经营范围包含“家政服务”的各类市场主体共有2226家,而其中2010年1月1日之后注册的就有1373家,占了61.7%。

申请注册家政服务企业无需前置审批,往往一个小间、一部电话就能搞定,导致家政服务业主体资质良莠不齐。从宁波市12315中心数据分析来看,近三年,家政服务投诉热点包括家政卡“卡”人、临时涨价等。

通讯员 张淑蓉 曹小琴 记者 俞林凤

提前订好月嫂  快到预产期却突然涨价

“长辈都说,月子做得不好,会落下一辈子毛病。”忻女士听多了也很谨慎,比预产期提前半年物色月嫂。

在一家家政服务公司举办的月嫂见面会上,忻女士与公司约定:先作初步挑选,待面试确定后再签合同,享受8.8折优惠。忻女士当场支付了定金,并初步挑选了8个,其中6个收费9800元,两个8900元。

之前,忻女士一直等着家政公司安排月嫂面试,在预产期前两个月,家政公司安排了三个人面试,结果忻女士发现三人之中只有一个是她当初预选的,而收费价格也从9800元涨到了11800元。磨了好几次嘴皮子,家政公司同意以9800元给忻女士服务。但得知忻女士已下定金,还能享受8.8折优惠时又反悔了,给忻女士两个选择,9800元不打折,或者11800元价格再打8.8折。

忻女士对比了最初自己选中的8人资料,发现其中有4人身价都涨了,两个从8900元涨到9800元,还有两个从9800元涨到11800元。

营养餐都不会配置,竟然还是“星级”保姆

梁女士是一名高级白领,工作忙,想找一名经验丰富,能住家做饭的“高级”保姆,做做家务,并给孩子合理地安排三餐。在海曙区一家保姆中介所,负责人说,拥有的家政人员分一级、二级、三级、星级和金牌五个等级,不过星级保姆人数少,价格也不低,月工资4500元。

双方谈妥后,梁女士支付了750元服务费就等着这位“星级”保姆上门。几天后,保姆上岗,可梁女士发现中介所并未按照合同要求给保姆购买保险和体检,而且这位“星级”保姆连最常用的营养餐都不会配置。再一细问,才知道该保姆虽然做了好多年保姆,但主要是做家务,经过简单的十几天培训就被评了星级。

邵先生则是为自己六个月大的孩子找育婴师时遭遇“货不对板”。“当时公司承诺提供的高级育婴师,保证有经验、有资格证书”,可是上班没几天,邵先生就发现她动作生疏,一问根本没有资格证书。此后近两个月内,公司先后为邵先生更换了3个育婴师,“全都没有资格证书,而且没有经验,根本就是普通的保姆。”

办了家政卡,搬家了就“不在服务范围”

去年初,蔡先生家住在江北万达附近,就近找了一家政店办了一张家政卡,面值900元,约定按每小时18元计算,一共50个小时。

去年下半年,蔡先生家搬到了慈城新城,当他打电话联系对方要求上门服务时,对方马上拒绝了,理由是蔡先生现在所住的地址,不在服务范围内,如果要上门服务,费用就要从每小时18元涨到25元,而且还要保证家政的时间在5个小时以上。

当蔡先生认为不合理要求办理退卡,对方表示同意,但要求以每小时25元重新计算以前已消费部分的费用。

去年1月,沈女士也在家政公司办了家政服务卡,面值1000元,有效期是一年。今年初,眼看有效期将到,卡里还剩下190元钱,沈女士就想找个钟点工把家里好好打扫打扫,便打电话去约。可没想到,不是家政公司派不出人,就是时间上和她有冲突,最终只好作罢。2月底,沈女士拿着过期的卡到家政公司,想通过再充值延用,却遭到家政公司拒绝。

消保委:签订合同并尽量细化违约责任


价格混乱,想涨就涨;标准不一,服务能力全凭嘴说;人员管理难,可以说走就走……说起家政服务行业的弊端,消费者大倒苦水。

宁波市消保委建议,要找正规家政服务公司、签订书面协议、索要发票;“星级”、“高级”仁者见仁智者见智,可在合同上细化保姆职责,并约定更换、退款的条件;合同中除了明确约定服务的时间、内容、价格等,还应对可能出现的临时提价、提前走人、财物损失等情况作特别约定。此外,办理预先缴付形式的家政卡或是优惠服务卡的,一定要事先明确有无“使用年限、节假日限用或提价、单次最低消费金额”等其他条件限制.


来源于《现代金报》宁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