近日,月嫂涨价成了媒体关注的一个热点。上海的媒体报道说,单独二孩政策出台之后,月嫂行当特别吃香,好的月嫂很难求,工资都达到8千、1万;沈阳的媒体报道说,单独二孩政策的放开,催热了眼下的家政市场,月嫂价格有破万元架势,究其原因,一般都是生二胎雇主为争好月嫂而互相抬价,使月嫂价格“被天价”云云。

  类似的报道可谓层出不穷,似乎中国大地上月嫂和保姆一夜之间成了香饽饽,似乎单独二孩政策成了她们涨价的罪魁祸首。这实在荒谬。

  事实上,月嫂涨价本就不是什么新闻,它几乎是和前两年“民工荒”一起出现的经济现象,根源都在于“人口红利”期的一步步走入末路。2012年中国农民工数量达到2.6亿,但是实际上从2003年起,我国20-39岁的黄金年龄段劳动力即开始减少。在2012年,中国15—59岁劳动年龄人口在相当长时期第一次出现绝对下降。所谓“民工荒”就是在这个背景下发生的。“人口红利”的另一个代名词是廉价劳动力,供大于求的劳动力格局决定了包括保姆和月嫂的工资低廉。对城里人来说,这样的“好事”在这几年逐渐结束了,他们不得不为生孩子请月嫂或保姆付出越来越高的代价。这说到底是由劳动力市场的供需决定的,有没有“单独二孩”都无法改变劳动力成本提高的现实。只不过,随着各地“单独二孩”政策纷纷出台,月嫂涨价找到了一个“应运而生”的靶子。

  当然,有人会认为月嫂价格涨得太高太快“太离谱”,所以“单独二孩”难辞其责。这种说法实在是牵强附会。说到底,高不高快不快离谱不离谱,都是由劳动力市场决定的“合理价格”。月嫂和保姆是一个开放市场,不是一个封闭和垄断的市场,它的供需都是可以通过价格调节的。的确,单独二孩一来,就抬高了部分月嫂和保姆需求,但是它也会吸引越来越多的劳动力进入这个市场,从而平抑相关需求并控制价格。事实上,月嫂和保姆的进入门槛并不高,适龄女性劳动力经过一段时间培训就可以胜任,当然具备更多工作经验和更高工作技能的高级月嫂、高级保姆另当别论。至于所谓“天价”呀“离谱”呀,都是歧视性的说法。凭什么月嫂和保姆就不能月薪上万,与白领比肩?很多人骨子里仍然有一种对体力劳动者的深深歧视。反过来看,正是这种歧视让体力劳动力更加昂贵———都不愿意干的活当然贵。月嫂那么辛苦,凭什么就不该高工资呢?她们值这个价嘛。谁羡慕谁就去干,这个行业的大门可是敞开的。

  中国人尤其是城里人,可能要逐渐适应劳动力成本越来越高的趋势。这是经济发展的一个规律,经济越发达,生产率越高,劳动力就越贵。这就是为何在欧美,老外想请月嫂和保姆都不是那么容易的事。在某种程度上,这也是好事,表明每一个人的劳动,不管是脑力劳动还是体力劳动都有价值,都可以有尊严地生活。(付克友  成都)